愛蘭咖啡

曾經在影片裡看到表演煮愛爾蘭咖啡,煮到關鍵的那一步,周圍關了燈,上演「拉火秀」。

淡青色的微火,在兩個杯裡流來流去,確實是技術活。

第一次動手煮愛爾蘭咖啡,如臨大敵,擔心酒精燈會不會燒到什麼,點火前特別把吧台上的東西收拾乾淨,以免危險。

 堅壁清野的結果,沒什麼被燒到,倒是某一隻手不明所以的被煮得冒煙的威士忌加糖吸引,輕輕摸了上去,摸出一個包...

某人特調的愛爾蘭咖啡深受某些人歡迎,周末必飲。於是,造就了山上的piano bar。有人邊彈琴邊喝愛爾蘭咖啡。

曾經照著人家在咖啡上淋鮮奶油。第一次自己打的,發泡不佳;買來的現成慕斯瓶鮮奶油口感不佳...最終用鮮奶打的泡泡,bingo!人家說對味了。

燒煮威士忌+糖 

↑威士忌加糖在酒精燈上煮一煮。上火爐前,杯子記得用開水溫一溫。

火燒威士忌 

↑威士忌燒開,火一點,把酒精燒掉。

倒進煮好的咖啡 

 ↑加入事前煮好的咖啡,再淋上鮮奶油...或者像某人,加牛奶泡...就大功告成了。

人家還很花俏的撒些五彩巧克力米上去。某人很俗氣的買了一罐,卻怎麼也不想撒在自己精心特調的愛爾蘭咖啡上。

《這不算跑題的愛爾蘭咖啡故事》

自行google一下,就有傳說中的愛情故事。就說一酒保為美人研發出這種威士忌加咖啡的喝法。

過了作夢的年齡、心境…youtube一下,聽一個"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想起了過去,再喝它第二杯,我知道愛情像流水,管它去愛誰,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

嗯,不知道那喝的是啥酒?white russian? black russian? 酒加啡啡的喝法應該挺多。

愛情是像流水,天長地久的,水大水小,能流多久,都很難說。誰愛誰,也沒人管得了。這首老歌只能當玩笑聽,不能就真的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熱量挺高的。

關於愛情,john danver的perhaps love有開放的答案,挺不錯。domingo唱起來更豪邁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neihu 的頭像
abneihu

Coffee,Tea,or meAL?

abnei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