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fada.jpg  

其實不只是瑪法達,還有菲利浦、馬諾林,還有蘇珊娜。

是不是很多人也和某人一樣,在他們的陪伴下長大?

第一次看瑪法達是在小學,之後國中、高中、大學一直到工作了,還反覆的看。

小時候看到瑪法達把大海想成湯嘔吐,拿著地球儀逼問瑪爸爸:我們是不是倒立著走?某人笑得很開心。少女時代特別喜歡瑪法達借蘇珊娜腳踏車、請蘇珊娜吃餅乾,最後落得人家一句:「我有你沒有」,然後瑪法達幽幽的吐出那和經典名句:「我那該死的好心啊...」的橋段。從此不變的對蘇珊娜著迷。

在某人身上很難看到瑪法達純真善良的影子;唯一的同質性,可能是長年不變的少根筋。蘇珊娜這矯情的、虛榮的、疾妒成性的小女孩,才是某人心靈深處真正的「發小」。

年輕時某人常故作哲人狀矯情的對閨蜜說,人人心中都有瑪法達和蘇珊娜。山寨了某作家的名言:人人心中都有一個小孩。

其實,某人心裡經常住著的是蘇珊娜。經常羨慕別人有的,疾妒自己沒有的,可惜沒有蘇珊娜的好運氣,有個豪邁的朋友瑪法達,什麼心肝寶貝都能借、都能分享;也沒有蘇珊娜的堅強性格,大方的享用好友的一切,然後還能抬頭挺胸的飛來一句 :我有你沒有!於是,對於很多人生中美好的事物,某人只能繼續的蘇珊娜,繼續羨慕著。一方面山寨瑪法達的名言:我那該死的不知長進、隨遇而安啊...

季諾沒有說,瑪法達和蘇珊娜長大以後會怎樣。他們會不會搶一個男孩?他們會不會在同一家公司勾心鬥角?如果是,瑪法達是不是還保有那「該死的好心」?蘇珊娜會不會在搶了瑪法達的男朋友之後,仍然驕傲的瞅著瑪法達說:我有你沒有....

瑪法達和蘇珊娜的玩伴馬諾林和菲利浦,童年的尊容,不存在讓瑪法達和蘇珊娜爭風吃醋的可能。那兩人長大後會不會出落成陶斯或安東尼? 季諾沒有說,自己隨便想。

多年來,手邊經常有一套娃娃看天下,曾有兩套借給朋友,結果,瑪法達和蘇珊娜攜手乘黃鶴去,白雲千載空悠悠了。男人說,有兩樣東西絕對不借,一是老婆,再者是書。但...書借出去就回不來,其實不分男女。大家都忙啊,就幾個小朋友,沒有太重要,真的要千里迢迢跑來還,也不容易。好在瑪法達不是男朋友、女朋友那樣的,有去無回;被帶走一回,再買回來就好。也曾送好友這套書當禮物,還在教保買過全套韓文版的...原來全世界都有人喜歡瑪法達。

 

小甜甜.jpg  

《就是愛跑題之瑪法達vs.小甜甜》

從瑪法達到小甜甜,真的很跳tone。

其實應該是馬諾林和菲利浦vs.安東尼和陶斯。

看小甜甜時年紀太小,只隱約知道,安東尼是小甜甜在孤兒院喜歡的人,後來失蹤了,後來小甜甜離開孤兒院,後來遇到了陶斯。

印像中安東尼是個溫文儒雅的男孩,陶斯是個飄逸甚至飄忽的男人。

到底陶斯是不是長大以後的安東尼...最後小甜甜情歸何處...小小年紀的某人沒搞清楚。長大後有能力搞清楚了,也沒興趣去搞清楚。於是在隨遇而安的某人,小甜甜情歸何處成了一宗懸案。

神奇的是,搞不清楚這三角關係的小小心靈隱隱的「支持」安東尼。如果問小時候的某人,少根筋的某人絕對會回答:不知道,只是感覺。

年長的某人回頭看童年的某人,可以清楚的回答,因為某人習於「習慣」,不喜改變。經常沈溺於「最初」,往往忽略開始之後的各種變化和未來的更多可能,所以儘管很能對現實妥協,但很難打從心裡接受新事物。

習慣往後看,某人的收獲並非記取歷史的教訓,重新再出發;而是記住了很多別人早就忘了的過往點滴,並且無限放大。於是,某人擁有一般人少有的「美好的過去」,美好到經常讓某人沈緬不已。

前不久,某人的大學同學召集畢業N年的同學會,N是某人不想聽的數字。

召集人是某人學生時的閨蜜,全世界沒人知道的密秘,彼此都能講的那種。

同學會之前不久,某同學搬新家,邀同學作客。聚會召集人同是某人的閨蜜。

某同學是某人少女時代很喜歡、很羨慕的人,眼睛很亮、皮膚很好、很聰明,特別是長得真高!當然,儘管某人生平以貌取人,不會只因外在盲目的喜歡一個人。某同學的性格很吸引人,開朗自信的,落落大方的,不拘小節的,對誰都友好的。總之和某人是極端的對照。某人是封閉的、扭曲的、還喜歡鑽牛角尖。也許因為對方太美好,因為很羨慕,所以只能是淡淡的君子之交。其實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某人經常想起,但不想多提。

鋪陳這麼多,總之,某人收到聚會的email,想當然爾沒有如期出席。某人訂了一盆可愛的蘭花,和幾分甜的可愛雞蛋布丁,請花店一起送過去。畢竟,某同學始終是某人喜歡的人,即使不那麼親近,仍然願意在他值得祝賀的日子給予祝福。

沒有參加同學聚會的理由,和不參加畢業N年的同學會是一樣的。某人不喜歡看到改變太多的同學,如同不想面對遠離荳蒄年華的自己。

曾經的無敵美少女、瀟灑少年郎,轉眼兒女忽成行,對某人而言,是如刺在喉的事。吐不出,也嚥不下,所以只能忽略。不聽不看,就當一切都不存在。

於是在某同學家聚會那天,某人和閨蜜通了電話。某人坦言同學會是絕對不去的。某人自我反省了一下,也許,是否,該諮詢一下心理醫生?

這種心結某人請教過老母如何面對自己一年年老去。某人的老母少女時代也是村裡的一枝花。當時老母只是笑笑。若干年後,某人老母說自己「不怕死,只怕老」。原來某人的心結是遺傳的,應該藥石枉效,沒救。

沒救就沒救吧,某人默默的把那該死的隨遇而安無止無境的進行到底。

那個讓某人和某同學難以親近的某原因相關的某某人,曾經很準確的描述某人的性格渴望安穩,偏偏際遇背道而馳。曾經某人在國與國之間、人與人之間滿天飄飛。某人確實是害怕變遷,或者說沒有能力面對改變的人,無邊無際的世界和茫茫人海,對某人狹窄的心而言是讓人驚慌失措的折磨。偏偏際遇或命運這不靠譜的東西,不是人力可以抵擋,於是,某人在驚慌失措中屢屢進退失據。

人生的際遇和抉擇,在蓋棺之前很難論斷對錯。某人不喜歡論是非,接著把隨遇而安進行下去,外帶自得其樂。於是,眼睛長在後腦般,一路欣賞著無限的美好的過去,悠晃著往前走。

其實,某人和某某人多年來見面的次數用一隻手就數完了,但人和人的理解,是超越時間、空間的。很多事的存在不需藉發生來實踐。即使有些事從來都沒發生,但它仍然在,而且一直在。不論過去、未來,它不曾也不會改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neihu 的頭像
abneihu

Coffee,Tea,or meAL?

abnei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