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樹  

竟然起心動念要種咖啡樹....喝咖啡喝到這一步,這是紅果果的沈溺,絕對。

在網路上尋了許久,終於在花市訂了三株。

星期天把它們帶回家了。細瘦的,嬌嫩的。

為了有朝一日能在自家院子看到滿樹鮮紅的咖啡櫻桃,用盡畢生之力,把野花遍地的後院整理了一番。然後,手癱、腰癱了兩天。小咖啡還在盆子等著,恐怕要下周末再把它們種進土裡。

要多久才能看到咖啡花? 咖啡果?? 請教了專家,人家說,至少要三年吧.....人家說"吧"....關鍵是種植的環境是否優良。

查了下,某人山居其實不見得適合種咖啡樹,這裡,可能太潮濕,可能太冷。連終年常綠的朱槿都能落葉.....紅果果的咖啡櫻桃能不能順利生出來? 將是某人未來數年的掛念。

其實,並不是非要種出紅果果的咖啡來,只是喜歡,所以想在身邊種看看。自己從小養大的咖啡樹,不論能不能開花結果,只要能活著,一天天長高長大,看著,也會覺得欣慰。

除草的那天,後院小桌上放著一大瓶冰咖啡,累了就過來喝一大口。以後也這樣吧,邊看咖啡樹邊喝咖啡。

關於紅果果,這可愛得不得了的說法,是大陸朋友傳來的。不知道人家怎麼想到的,赤裸裸變紅果果。就像天天向上,可以是day day up! 很好.....笑。

《算不算跑題之遠離非洲》

  

和咖啡樹、咖啡豆最接近最大量的接觸,是少女時代的電影,遠離非洲。

結實累累的咖啡樹,在艷陽下,配上牛羊成群的非洲大草原、denys眼角眉稍的溫柔,和karen畢生無盡的寂寞。

劇情在當時的年紀,似懂非懂,但john barry的音樂,在opening一出來,就開始催動淚腺。

karen的非洲經歷,電影取的自然是裝飾過的愛情故事。一直記得karen最後說的那句:

Perhaps he knew, as I did not, that the Earth was made round so that we would not see too far down the road.

長大後的許多年,碰到許多人,遭遇許多事,偶會想起那句,地球是圓的,直望不遠。

即使登上denys的輕航機飛向天際,放眼所及,也只是一小片天地。

再勇敢一點,可以面對的是寓言故事裡,智者給無聊國王的一句話:這,將也過去。就算曾經共享的世界再.....,將也過去。

很多事,很多人都會過去,sydney pollack最先過去,john barry在今年也過去了。

少女時代的夢中情人robert redford早已從當時的大叔變成了爺爺。

所幸記憶不會過去,就算什麼都過去了,就算,有些事可以放在心裡,很久。

拍得唯美又哀傷的愛情故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hTEb3NCogM&feature=related

多年之後,有人考據真實的karen和denys,和電影裡的故事,其實差很大。據說,denys在1931年飛機失事死亡是真,但並非為了趕來送karen回丹麥。據說,真實的愛情故事,早在danys去世之前很多年就淡了....

商業電影自然要讓故事情節更有張力,再怎麼改編,都合情合理。

事實是什麼?denys墜機身亡的前一刻,心裡想著什麼?在意志清明的最後瞬間,有沒有閃過曾經心愛的某人? karen當然不知道,所以她的自傳寫不了。唯一知道的那人沒辦法告訴誰。活著的那人只知道,曾經在那片土地上,曾經在她年輕及不再年輕的歲月裡,曾經,她心裡放著一個人。

人們都一樣。曾經我們惦記著什麼人,我們未必準確的知道那人的心。有時錯待,有時錯失。

能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極大的幸運。但,即使錯過,曾經,放在心裡,也未嚐不是幸福。

<the music of goodby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Vrc80VGXmY

A song I know so well

The music of goodbye again

It's there each time we say hello

As always there's no reason why again



You kiss me with your eyes

And in your arms I fly again

But even as we touch the clouds

There in the quiet is goodbye again



Perhaps the way I hold you

Makes you afraid I'll hold you

Makes you afraid to love me, love me



As through the night we dance

The tender dance of try again

I hear it playing softly and sadly

The music of goodbye


《不得不跑題之"風箏"》

關於愛和自由

都說karen的英國情人denys不受束縛,害怕承諾。於是電影ending roll出現這首,music of goodbye

karen幽嘆,每次的相見,就是必然的告別。

曾經,某人收到生日禮物裡,有一張陳昇的cd,風箏的那張。

自然,風箏暗喻..好吧,不是暗喻,是明示...控訴著某人。

但,真相是什麼?

denys怕承諾?或者只是不願對karen承諾?世界有沒有那麼一個人,denys願意傾畢生所有?或者denys承諾的方式,karen不懂?

人們眼裡的一只風箏,可能只是風裡的一片落葉,其實它惶惶不可終日,不知終將飄向何方,落向何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h1eMS0M7z8&feature=related

 

《還是跑題之denys》

karen眼裡的denys,和活生生的denys有多少差距? karen不會知道,denys也不知道。

但真實的denys,會不會比某人少女時代的偶像還吸引人?

Howitallbegana.jpg  

denys在非洲創建的探險隊,後繼有人,還繼續打著denys的招牌。out of africa是不是幫了大忙?

http://www.finchhattons.com/howitbegan.htm

另一邊,karen那裡,這樣介紹denys

http://www.karenblixen.com/finchhatton.html

還有介紹非洲的路人,貼了denys和karen的古老照片

denys & karen  

http://gherkinstomatoes.com/2008/11/15/what%E2%80%99s-cooking-in-kenya-on-ugali-and-sukuma-wiki-the-food-of-barack-obama%E2%80%99s-father%E2%80%99s-childhood-%E2%80%A6/

非洲食物....看著不錯吃。

 

A. E. Housman (1859–1936).  A Shropshire Lad.  1896.
 
LIV. With rue my heart is laden
 
 
WITH rue my heart is laden
  For golden friends I had,
For many a rose-lipt maiden
  And many a lightfoot lad.
 
By brooks too broad for leaping         5
  The lightfoot boys are laid;
The rose-lipt girls are sleeping
  In fields where roses fade.

創作者介紹

Coffee,Tea,or meAL?

abnei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