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5.jpg    

前陣子著迷越南咖啡,還買了煉乳在家試做.....喝著,對某爺大讚,就是這個味!濃濃甜甜的南洋味。

為了弄出更接近越南味的越南咖啡,特別上網努力搜尋。意外,也不算意外的看到一些關於越南人喝咖啡的故事。

在一些台灣人眼裡,那"大同電視"時代的玻璃杯、那鋁製濾滴壼...烈日下的簡樸咖啡屋....樣樣是大觀園裡的異象。但越南人這麼喝咖啡喝了幾十年,悠然自得,還生出若干關於咖啡的俗話。

"咖啡趁热喝,不要等凉了再加温"這句很經典,勸人珍惜當下,不要錯失了眼前的,再去挽回就慢了。

都說咖啡涼了會失去原來的香醇,變酸變苦。想來,涼了的咖啡再加溫,也溫不回原來的味道了。

更經典的是這句:"咖啡苦靠糖彌補,我命苦拿什麼補"。想像一瘦小中年男子在草棚下的咖啡攤,握著一杯濃咖啡,加煉乳,再加糖....命苦是沒法補,苦中作樂可以試試。命苦,還能喝杯甜膩膩的咖啡,還算可以吧?

越南是世界第二大咖啡生產國,第一次看到這個統計很吃驚。難怪越南人那麼愛喝咖啡。土耳其不是茶的主產國,但從鄂圖曼帝國時就進口咖啡、茶,某爺說,那還真是人人喝、時時喝。

土耳其人用雙層茶壼煮茶,用鬱金香杯喝茶,數百年來,姓衍生出相當富哲理的俗諺:母壺是婆婆,子壺是媳婦,母壺的水持續沸騰,子壼的茶才能泡得好;丈夫是茶杯,倒三分之一子壺裡的茶,倒三分之二母壺裡的水,才能成為好茶;公公是放茶杯的茶盤,孩子是加到茶裡的糖;小姑是茶匙,沒有小姑的攪和,家庭就沒有雜音。

似乎土耳其是"女人天下"???婆媳關係、妯娌關係微妙?說這段話的肯定是婆婆派。 孩子是糖,這概念應該放諸四海皆準。

中國人的茶文化也深遠,開門七件事,茶就占了一件。但google了一番,沒發現什麼關於茶的警世之語。相關的俗諺似乎不是人麼好話。像是:"賣茶說茶芳,賣花說花紅"、"人走茶涼"…有一句對岸的說法有意思:蘿卜就茶,氣得大夫滿地爬。秋 天的時候試試,看冬天是不是真的就不咳不喘。

  

《就是愛跑題之咖啡冰》

為了喝上"像越南咖啡"的咖啡,除了拗某爺去買煉乳,還翻出了壓在櫃子深處,阿媽年代買大同冰箱or洗衣機....送的玻璃杯,外面有燒些花的那種白色玻璃杯。

配著純樸的玻璃杯,濃濃的越南味咖啡,真像當年在馬來西亞喝的咖啡....一樣的濃、甜,配著太陽灼燒的味道喝,加冰是王道。

曾經在檳城,太陽曬得人頭昏眼花。路邊小店,跟華人大嬸用閩南語說"冰咖啡",結果人家說,喔~嘎逼冰....

馬來西亞有很多福建移民,在吉隆坡、檳城,基本上說閩南語也會通,大馬人口中的"福建話",在台北土生土長的某人,常要轉兩圈才能會意。

在那羞澀的少女時代,不好意思追問,敢情大馬人是把冰咖啡當"冰"賣,是咖啡口味的冰水,而不是加冰的咖啡? 試了幾次,再到小店喝冰咖啡,就直接說" 嘎逼冰"。當年,臉皮薄,學習力和適應力還是很強的。

咖啡要趁熱喝是原則,但因為某些原因沒能在熱的時候喝的咖啡呢? 除了倒掉,是不是咖些冰、加些糖和煉乳,變成濃濃的"嘎逼冰"就行? 雖然少了最初的香醇,但添加甜味和奶香,可以蓋掉苦澀?

其實過日子就這麼簡單,咖啡熱騰騰的時候只有一瞬,錯過就錯過了,安心喝"嘎逼冰",還是很好的。

《繼續跑題之早安越南》

關於越南,關於越南咖啡,看一部老電影,早安越南

louis armstrong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歌聲中,直升機升起,槍聲響起

美好的世界常常只能是信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neihu 的頭像
abneihu

Coffee,Tea,or meAL?

abnei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